中古妻贩卖 - 插插插综合网


随处可见的二手店,静静伫立在城市中央,这里除了书籍、光碟以外,也收购许多中古物品,摆放在店内的各处,只要你愿意卖,老板就愿意收购。

当老板收购后,三个月内都可以以原价回收,只要没有被人买走。但是这段期间,你卖出的东西只能随人试用,你完全没有立场可以干涉。

「欢迎光临!」披着毛巾、身材矮小的老板,用着有气无力的声音招呼着客人,同时打量着眼前的年轻夫妻。

「你们要卖什么,或是买什么呢?」来到二手店,不是打算收购旧货,就是要卖掉手边的物品,但是那男子却欲言又止,将话含在口中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「我要卖……妻子!」男人好不容易说出此行目的,而他的妻子则是带着羞耻、悲哀以及伤感的眼神,不敢将视线对着老板。

「那么就到这边来吧!」没有因为男人的态度而感到不妥,老板就像是收购一般物品般,自然地走向柜台拿出计算机。

矮小的老板紧盯着少妇曼妙的身躯,伸手在丰满的胸部、细腰及臀部上各摸了一下,虽然男人的妻子是如此年轻美丽,但是老板态度依然无比冷静,丝毫没有任何不正常的歪念。

「嗯……胸部跟屁股都不错,腰也够细,脸蛋的话也是中上等级。这样吧!五十万,时限之前都可以赎回,但是如果有人多出两成买走的话,本店不负任何责任。」

「才、才五十万?」丈夫似乎讶异于妻子的廉价,也可能是想多卖一点钱。正打算出口讨价还价的时候,却被妻子当场制止:「就五十万吧!」

「成交了!其实这样价格还算高了点,如果要把人赎回去,时限内将钱与证书一起带到本店即可。」老板拉开抽屉,取出一束厚厚的钞票及相关文件,交给丈夫后便转头整理东西,让两人互相告别。

「麻由美……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妳赎回去的!」丈夫抱着不安的心情看着爱妻。接下来他要烦恼的,就是如何利用这五十万,将周转不灵的资金处理好,三个月内再赚回同样金额,赎回妻子。

「我相信你,要赶快来接我喔!」对于狠心将自己卖掉的丈夫,妻子却没有什么怨言,只希望丈夫遵守承诺,能够在时限内将自己赎回。

等到丈夫离开店内后,老板取出一个号码牌,用医疗透明绷带贴在麻由美身上,只要不刻意拆下就不会掉落,用来当成商品的编号,方便管理被卖掉的少妇们。

「先到这边来吧!」老板将她带到店后的房间,周边的门牌清楚写着各种中古物品,分门别类方便客人比较。

眼前的门牌清楚写着「中古妻子」四个大字,房间内则传出无数的呻吟,让麻由美不禁满脸通红。

「今天不少人试用啊!」就像二手书可以任人翻阅一样,被卖掉的妻子也只能任由男人试用她们美妙的肉体,如果满意则可直接买下,使用仅需要花费一千元便可。由于比召妓还要便宜许多,每天都有大量男人进来试用,有时甚至还要事先预约才可进入。

每个妻子卖出时都会付上生理资料,如果有人怀孕,可藉由时间推断出孩子的父亲,强迫试用的客人将女人买下,这也是商家避免亏损的一种手段。

「妳应该不是完全不知道吧?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坐着。还有就是要记住,绝对不可以违抗客人。」老板丢下这些话后,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。

眼前的景像让麻由美脸红心跳,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,但是数十对男女就这么光溜溜的在眼前性交,刺鼻的精液与淫水味道充满房内,让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才好。

「妳好……」尴尬地朝着一旁的女性点头示意,麻由美随便找个位置坐了下来,环顾四周尽是滥交的男男女女;衣着仍然完整的人妻们,则是满脸无奈的坐在沙发上,等待客人的临幸。

「这屁股不错嘛!抬高点,方便老子插进去!」刚才点头示意的女性被客人强迫抬高屁股,露出肥白的臀部,而男人完全没有任何前戏,就这么将肉棒插进了她的体内,粗大的肉棍就在麻由美眼前进进出出,让她惊讶得连脸都转不开,张大嘴巴愣在一旁。

随着男人不停抽送,那名少妇的阴部也开始流出少许淫液,发出「噗滋、噗滋」的声响,从背后抽送的肉棒不停朝着她的体内冲刺,底下饱满的阴囊也不停前后摇晃,有时候撞击到少妇的阴部,让她发出娇媚无比的呻吟。

「这身体真棒啊!怎么有人舍得卖掉呢?」男人一面羞辱着少妇,一面从后方抓着她的乳房搓弄,像公狗般摆动着腰部。

「夹得真紧,决定了!我要让妳怀上我的孩子!把妳买回去好了!」似乎是相当满意少妇的肉体,男人决定花钱买下眼前的美人。而那名少妇根本就没有选择余地,就算她依然爱着丈夫,也只能从口中吐出感激的字句,微笑着接受第一次见面的男人,将精液喷射到她的子宫内,与卵子亲密结合。

「没看過妳呢!新人吗?」当麻由美正看得目瞪口呆时,忽然有个年轻男人从背后拍了她一下,让她吓了一跳,急忙转头回应。

「我叫麻由美,请多多指……」

「帮我舔一下老二吧!」她话还没说完,男人已经猴急地掏出肉棒,要她含入口中舔弄,刺鼻的尿骚味直冲鼻梁,让她呛得几乎没办法呼吸。

就连丈夫的阴茎都没含过,麻由美现在却要服侍一个陌生人的肉棒,但是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,因为当她被卖掉的那一刻,就注定只能在这个狭窄房间中任由男人们试用她的肉体,绝对不可以反抗。

「我、我知道了……」麻由美双手轻轻捧着垂下的阴囊,将龟头前端含入口中,用舌尖轻轻触碰着年轻男人的马眼,并舔着龟头周围,努力地吸着比丈夫还要大上许多的肉棒。

「技巧还真不错,平常是不是经常跟妳丈夫练习啊?」明明知道这里的每个女人都有类似遭遇,男人还是刻意出言挑衅,藉由贬低麻由美的丈夫,给他带来征服的快感。

麻由美被激得脸蛋通红,想反驳却又无法说话,只能忍受着耻辱,继续吹舔男人的大肉棒,并用手指爱抚着硕大的睾丸,吞不下去的口水沿着脖子流下,沾湿了她身上的毛衣。

「妳的小嘴真的很棒,含深一点吧!」不等麻由美反应,男人双手紧紧抓着她的头,用力扭腰朝着喉咙挺进,麻由美顿时感到呼吸困难,却只能更加努力地帮男人吹喇叭,只希望他赶紧射精。

「要射……射出来了!」男人一口气将肉棒顶到最深处,龟头前端在麻由美喉咙爆发出白浊浓稠的精浆。第一次尝到的精液源源不绝地灌入麻由美的嘴里,她只感觉到嘴里的阴茎不断跳动,手里捧着的阴囊也不停收缩,将所有精液全部喷发出来,流入她的胃袋中。

单单只是一次射精,并没有让那年轻男人的阴茎软下来,坚硬的感触让麻由美惊讶不已,平常与丈夫行房时,总是一下就射出精液,更别说射精后肉棒依旧坚硬,这男人强壮的肉棒让麻由美惊讶不已,到底是眼前这男人特别厉害,还是自己丈夫太过于没用了呢?

麻由美一边思考着,一边将阴茎中残留的精液吸出,而男人自然没有就此满足,等到麻由美将肉棒清理干净后,便要求她躺在桌上,将双腿高高抬起,露出如同少女般粉红的阴部。

由于刚才的口交,麻由美底下的小嘴已经流出不少蜜汁,柔软的肉唇也害羞地颤抖着,只等待男人粗暴的入侵。

「别一直盯着人家看……那边都已经……」平常与丈夫行房,都是在昏暗的房间内,而这里却是灯火通明,麻由美最私密的地方一览无遗,被眼前的陌生男人看得清清楚楚,再加上周围男女的交合声,更让她感到无比的羞耻。

「这时候不该说这种话吧?妳看看其他人是怎么服务客人的?」处于优越地位,自然就希望眼前的女性能够乖乖服从,男人要求麻由美自己要求她的进入,而他也不急于一时,只是看着内心挣扎的少妇,等待她口中流泄出的淫秽渴求。

「请……请插进麻由美的那……那里吧!」

「哪里?不说清楚我怎么会明白呢?」男人似乎是对于这种回答不甚满意,要求麻由美说出更加不堪、更加令她羞耻的言论,祈求肉棒的插入。

「麻由美……麻由美湿湿的肉穴,请客人将您的大肉棒插进最里面,把精液射在麻由美的子宫,让我怀孕吧!」一口气说出这些淫语,下流得连她自己都不敢想像,而年轻男子对于这样的哀求十分满意,将鸡蛋般的大龟头顶着肉唇,一口气插入她的花径内。

炙热的阴茎撑开麻由美狭窄的肉缝,比起丈夫那短小的肉棒,这个男人胯下之物简直是只怪兽,不但相当粗壮威武,而且肉棒顶到的位置,更是麻由美的丈夫从未达到的秘境,粗长的肉棒沾黏着晶莹剔透的淫汁,在麻由美的阴道内横行霸道,就像是要把她全身骨头都奸散了一样,让麻由美爽得浑身颤抖,体验着从未感受过的快意。

「怎么样?我的肉棒是不是比妳丈夫还长还粗?」年轻男人感受着麻由美温软阴道的包裹,淫笑地挑逗着少妇的自尊,要用肉棒征服这淫乱的肉体,让她完全忘记深爱的丈夫。

「这种事情……我没办法比较……啊!顶到……顶到里面了!」

龟头刮着麻由美的皱褶,将平常丈夫无法满足的地方,通通服务了一次,粗长的肉茎将她的花径撑得好开,这种快感绝对是自己丈夫无法给予的,她只能在心里不断向丈夫道歉,身体却诚实地接纳着其他男人的阴茎,期待他们将热烫的精液射入子宫内。

「这是……什么感觉……好像……好像有什么要出来了!」初次感受到的高潮,麻由美下体喷发出大量蜜液,但是趴在她身上的男人并没有就此停下,继续抽送着粗大的肉棒,直到射精为止。

高潮前夕,男人的肥大睾丸不停收缩,充满活力的浓稠白精准备由龟头处喷发而出,目标自然是麻由美的子宫深处,趴在麻由美身上的男体也快速抽送着肉棒,为即将而来的射精而努力着。

大量精液喷发而出,由两人交合处溢出,原本该处就充满了因摩擦而产生的白浊淫液,再加上那男人极多的精液,让结合处一片黏稠,分不清是精液还是淫水。

「你真的好厉害,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强壮的肉棒,我老公根本就比不上你呢!」虽然是谎言,但是麻由美也明白,今天遇到的客人只是温柔地玩弄,不代表明天客人一定也有同样温柔,既然是逢场作戏,对于丈夫的忠诚一点意义也没有,努力凑钱的他也看不见,不如乖乖的讨好客人,还比较轻松一些。

 

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,原先带进来的衣服早就破损不堪,麻由美几乎整天都是光着身体,任由无数男人在她身上发泄欲望。

一清醒就是看到男人的裸体,以及那些粗大的阴茎,有时候不止一人试用她的身体,除了柔软的淫穴外,那些男人还将肉棒塞进她后面的菊门,并要求麻由美为他们口交。一次三个男人的感觉,原本让她十分厌恶,但是日子一久便不再排斥,身体诚实地享受着粗大肉棒。

虽然她自认为还是爱着丈夫,但是她也知道要是丈夫将她赎回,就必须再次面对那短小早泄的肉棒,身体与心灵的矛盾不断痛击着她,让她期待却又害怕丈夫的出现。

「不管玩多少次,太太的肉体还是这么淫秽,我家的老太婆根本不能比!」眼前的男人到底是第几个人,麻由美也搞不清楚了,只能热情地与他接吻着,彼此交换对方的唾液,配合他的抽送扭动细腰,榨取男人温热的精子,让精液射入子宫,与卵子合为一体。

「谢谢夸奖……啊……哈……」

「决定了!我要让妳怀孕!等等就将妳买回去!让妳一直生我的孩子!」男人用力将肉棒顶到最深处,龟头不断抖动,准备将精液射入阴道中。

「等一下!麻由美,我终于赶上了!」身上的男人被用力推开,肉棒离开的瞬间,麻由美感到一阵空虚,用着哀怨的眼神斜视着丈夫,但是那男人似乎因为喜悦而没有发现,只是不断笑着,说自己终于赶上了最后期限。

由于规定相当清楚,其他人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麻由美离开二手店,露出相当可惜的表情。而事件的女主角则是穿上许久没有接触的衣服,再次暴露在阳光底下。

「麻由美,真是委屈妳了,我们回去吧!我保证绝对不会再让妳遭遇这种事情了!」丈夫信誓旦旦地向妻子保证,并用着爱怜的眼神看着受尽男人凌辱的爱妻。

「不会……亲爱的,你能及时赶来,我很高兴喔!」只有麻由美自己明白,这话根本不是她真正想说的,她轻轻抚摸着小腹,这个新生命可能是任何男人的种,却绝对不可能是那根短小肉棒的杰作。

抱着不同心情的两人,踏入归途。